最近文章
更多内容>>>
 专家文集
陶西平
石中英
刘 力
朱永新
赵中建
周洪宇
吴 华
张铁明
信力建
 学术活动
·欢迎参加第二届先锋校长论坛,研讨会中国中小学国际化办学实施策略
·2005中国(四川)民办教育峰会闭幕
·民办教育发布珠海宣言
  位置:首页 > 学术频道 > 文献中心 > 教育管理 > 正文

校本评估理论初探
中国教育先锋网 2005-08-13 胡咏梅

        摘  要:20世纪80年代,作为OECD“国际学校改进计划”项目重要组成部分的校本评估在许多国家开始实施并得到教育研究者们的关注。校本评估是学校的内部评价机构自发地对学校内部教育环境与教育质量进行民主的、系统的调查过程,是与外部评价相融合的过程。校本评估是学校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和必经手段。学校在实施校本评估时必须采取有针对性的措施。

    关键词:校本评估;内部评价;外部评价;学校发展

    一、校本评估产生的背景

    在过去的20年中,由于世界性的政治改革导致了公共教育重构运动,各国的教育改革普遍把矛头指向了缺乏效率和效益的科层公共教育体制。这场公共教育体制变革的动因来自于人们对教育的更平等、更普及、高质量、高标准的追求,来自于人们对公共教育发展的规模、速度、质量和效益的不满。对政府的教育职能重新定位,取代自上而下的集权管理模式,建立适应后工业社会信息时代的“后层级制”教育行政管理模式,掀起了在公共教育服务方面的分权浪潮。当传统的政府引导和管理公共服务的方式作用降低时,评估的重要性必然会增加。因此,1982年国际经济合作和发展组织(OECD)通过她的研究和创新中心(CERI,Centre for Research and Innovation),设立了一个名为“国际学校改进计划”(ISIP,International School Improvement Project)的跨国研究项目。该项目由来自14个国家的150多名专家参加。项目涉及五个方面的研究,校本评估(SBE,School—Rased Evaluation)是其中之一。项目组成员通过互访所在国家,考察不同文化背景下的校本评估的实施情况,对校本评估在学校改进方面的有效性进行评价,并总结校本评估的实践经验。从此,校本评估运动在挪威、英国、美国、以色列等许多国家开始兴起。

    在新世纪,急速全球化带来的挑战、信息科技的发展带来的冲击使得亚太地区及全球其他地方的教育改革及有效学校运动更加风起云涌。校本管理(school—based management)的改革运动代表着一种全球性的动力,致力于提高教育质量及学校效能。校本管理将学校的外控管理(external control)转为民主式的自我管理(self management)或校本管理模式已经成为现实。传统的中央集权管理常常忽略校本的需要,由于无效能及过于欠缺灵活性,很难生出校本主动性及配合变化中的校本需求。目前的学校改革十分鼓励把权力从中央下放到学校层面,学校自主、自我管理及学校成员参与管理,以增强学校发展及学校效能的校本主动性。

    校本评估是校本管理的重要环节,它可以为校本管理提供决策依据;为教师参与管理提供机会;为提高学校效能提供保障(学校效能评估是校本评估的内容之一);为教师专业发展提供建议;为回复公众对学校教育的问责提供证据。因此,各国开始重视对校本评估的研究与实验,英国、美国、以色列以及我国的台湾、香港等地方的学者在学校自我评估的基础上开始研究和探讨校本评估的理论与实践。

    二、校本评估的内涵及与相关概念的区别

    罗伯特·保伦(Robert Bollen)在分析OECD校本评估项目的实践经验基础之上,给出了校本评估的定义与解析。他将校本评估概括为:“由一所学校、学校中的一个部门或个人实施的针对学校的实际运行状况的系统检查。”在这个定义中,“系统检查”是关键词语,它意味着校本评估是学校整个管理程序中的一部分,另外特殊的工具将被用到,并且评估结果也将直接用于学校的下一步工作中去。他从三种不同的视角来解析校本评估的内涵:首先作为一种技术方法,校本评估很强调采用像问卷和评估模式之类的工具。数据分析的技巧和面谈的技能也需要评估人员掌握,此外,评估还需要一些外部评价专家的帮助。其次,保伦将校本评估视为学校“在任何革新或改善过程中的一个必经阶段。校本评估与任何一项具体的革新之间的联系,意味着提高战略决策水平的本质即校本评估过程的本质。”如果革新政策信奉的是管理组织严密的实施战略,那么,校本评估就必须提供与政策目标严格相关的准确数据。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保伦将校本评估不仅视为一种系统检查的工具,也不仅是学校任何革新或改善过程中的一个阶段,他认为对于作为社会实体的学校来说,校本评估本身就是有深远含意的。把校本评估引入学校将导致学校运行上的结构性和根本性的改变,这些改变本身就意味着学校的改进,即校本评估是以促进学校改进为目的的校本管理的重要环节。

    史蒂芬·科密斯(Stephen Kemmis,1992)认为,校本评估是收集信息和实施程序的过程,该程序使参与者们能够不断有序地参与到对学校教育教学的意图、条件、进程以及结果的讨论中去。该定义植根于这样一种假设,即通过一个联合的“责问”的反思过程,将会加深人们对于能够被公开观察的行为与学校工作框架之间的联系的理解。这意味着校本评估与第四代评价紧密相关。在第四代评价中,“顾客”所关心和所呼吁的问题被当作组织的工作重心所在。校本评估在建构主义者的调查手段的方法论规则下得到实施。因此,戴林·哈蒙德(Darling Hammond,1993)将校本评估视为一种行动研究的过程,是一种系统的调查过程,其意图是较深入地认识学校教育的条件、过程和结果以及学校发展的可能性之间的相互作用关系。同时,校本评估应是一个民主化的过程。在该过程当中,那些参与者对在哪些地方调查、收集什么样的数据和如何使用发现的结果进行协商。当参与者们对目标和评估过程进行协商时,评估的有效性将会增加。在评估中,“顾客”和“参与者”会经常撞车,但是,“顾客”的参与也会增加对评估结果的接受和使用程度。总之,校本评估可以被视为一种民主的和系统的调查过程。

    台湾学者郭昭佑认为,“学校本位评鉴是学校成员在专家协助下,学习评鉴知能且实地地执行学校层级评鉴。以建立学校内部评鉴的常驻机制,并透过内外部评鉴的联结与多元参与的真诚对话,以为学校发展改进与绩效责任”。该定义强调了学校本位评鉴(即校本评估)需要学校建立内部评价的常驻机制,以便学校能够主动地、随时随地地检视学校办学,提高学校效能,同时它还强调了校本评估是一种内外部评价的结合,是一种民主性的多元主体参与的协商对话过程,并且它可以对家长、学生、社区、教育行政当局负绩效的责任。

    目前,随着人们对学校效能、校本管理以及学校自我发展与改进的日益关注,作为其实现手段的评价方式也日益受到人们的关注。我们在国外评估文献中经常会看到学校自我评估(school self—evaluation)和校本评估(school—based evaluation)这两个术语,这两个术语的内涵有部分交叉,然而这两个词语并不能等同,也不可以互相替换。

    莱威(Lewy,1989)认为,学校自我评价是—个学校自发进行的,由学校内部职员参与的,其评价结果用来满足学校内部目标,而不是为外部机构服务的活动。可见,学校自我评价是学校的一种内部评价,它是相对于来自上级教育行政部门所强制实施的督导评估(外部评价)而存在的。斯克里文(Scriven)在项目评价的背最下对于内部评价和外部评价进行了界定:学校的内部评价可以由一名教师或一群教师、学校的专业人员、校长以及学校行政人员来实施或由学校任命的学校评价者来进行。学校的外部评估则通过专业的评估人员、地区督导人员、学区的评估部门、州教育部或国家教育部的评估部门来完成。外部评价也可以由一名独立的评估顾问或评估公司来完成,而评估顾问和评估公司受命于学校和学校董事会。

    有人认为,内部评价者的客观性和可信度有可能会低于外部评价者,因为后者不是由学校或者评价项目直接雇佣,他们具有更高的独立性。但是,作为外部评价的强烈反对者,斯克里文指出,特定的评价者往往倾向于得出令人乐观的结论。用他的话说:“没有人能从一次评价中致富,于是……你必须取悦你的客户,如果你想从他们——还有他们的关系网络中得到更多的合同。”斯克里文认为,内部评价者通常能更好地掌握当地评价所需的背景知识,而且也更少地威胁到被评价者。他们知道当地的问题所在,能更好地和当地的人交流,便于在学校内对教育评价中产生的问题进行改进。在学校中发展内部评价机制也是一种满足学校对长效信息资源需求的投资。

    内部评价和外部评价的区别并不是在暗示一种价值判断:一方优于另一方。实际上,针对不同的目的,每一种评价都有其相对的优势。比如说,内部评价似乎更适用于形成性评价,而外部评价则更适用于终结性评价。但是,无论是通过反馈来获得改进的形成性评价,还是通过提供信息来证明结论可信性的总结性评价,二者都是具有重要功能的评价。这两种评价方式都可以合理地应用于任何教育机构,包括学校在内。

    戴维·内伏(David Nevo)认为,校本评估既非内部评价的同义词,也非外部评价的反义词,而是二者的融合,其关系为互补,而非对立。校本评估期望通过内、外部评价的结合,互补其功能,并建立学校内部的评价机制,以使评价有助于学校的发展,改进和满足对绩效、责任的要求。

表    校本评估与内部评价外部评价的区别

      评价者评价目的评价方法

      内部评价

      外部评价

      校本评估学校内部人员

      学校外部人员

      学校内部人员、外部评价专家自我检查、改进

      学校绩效鉴定

      学校改进与发展、回复问责诊断评价与形成性评价

      终结性评价

      三种评价方法的结合

    我们在上表中从评价者、评价目的、评价方法等方面给出了校本评估与内部评价、外部评价的主要区别。

    综上所述,校本评估与当前国内很多学校中所实施的自我评价(或内部评价)并不是同一概念,二者不能等同。从本质上说,校本评估实际上应是学校内部评价与外部评价的结合体,它兼顾了评价的诊断性、形成性和总结性的功能,校本评估的任务之一在于建立学校的评价常驻机制,以供学校随时进行自我反省,并为学校改进与发展提供决策依据。

    在综合分析国内外学者的校本评估定义的基础上,我们对校本评估做如下界定:校本评估是由学校的内部评价机构自发地对学校内外部教育环境与教育质量进行民主的、系统的调查过程,并且是与外部评价相融合的过程。校本评估是校本管理的重要手段之一,是学校改进与发展的前提与保障,它担负着向公众证明学校质量的责任。校本评估不是内部评价与外部评价的割裂,而是两者的融合。这种融合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一是校本评估需要外部评价专家的介入,需要在外部评价专家的帮助下建立内部评价机制,培训内部评价人员等;二是内部评价可以为外部评价提供支持,例如通过内部评价获得的学校信息资料可以与外部评价共享,而且内部评价机构的建立可以为外部评价提供专业性的评价人员;三是外部评价能够为内部评价提供有关国家的教育标准方面的信息或其他同类学校的对比数据,这些数据有助于学校对自己的数据进行解释以及对质量进行评估;四是外部评价通过将内部评价视为学校评价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有助于使内部评价合法化。外部评价可以与内部评价进行平等对话,相互尊重,以在有关学校质量及其问题上达成共识。此外,我们认为,校本评估应体现第四代教育评价的基本理念:发展性、协商性、合作性与民主性,即校本评估本质上是一种以促进学校发展改进为目的的民主性评估。在校本评估中,学校内部成员能主动地参与到评估活动中去,能够最大限度地参与学校发展规划的制定,在学校内部形成民主决策的氛围,领导者与教师之间、教师与学生之间能够进行平等的对话沟通,同时,内部成员与外部评价者也能够进行友好的协商、合作与交流,使内外部评价均能够顺利有序高效地开展。

    三、校本评估与学校发展

    有效学校研究是自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的,从那时起“学校重构”(restructuring)成了最时新的教育话语。学校重构是非常复杂和困难的事情。这要求管理者和教师不仅要有足够的领导、教学和管理技能,还需要有新的教育观念和变革能力。

    最著名的学校重构的倡议是由泰德·思策(Ted Sizer)提出的建立同类学校联盟(Coalition of Essential Schools)以及比利·斯派迪(Bill Spady)提出的为产出服务的教育(Outcomes—Based Education),即学校教育的出发点应是考虑社会需要什么样的毕业生。由爱德华兹·戴明(Edwards Deming)提出的全面质量管理(TQM,Total Quality Management)是又一时新名词。TQM最大的贡献是承认学校质量的问题不在于校长、教师和学生,而在于学校系统本身存在问题。因此,学校需要建立基于质量观的过程控制的重构系统,采用分权管理方式,并形成一个支持学生自主学习的学校氛围。

    关于有效学校的研究表明,学校若想实现有效管理变革,必须提升利用内部资源的能力。这就要求学校管理层将决策权力下放,与教职工共享决策权利,共同承担变革和革新的责任,使教职工在学校发展规划和自身专业发展的决策上担当更积极的角色。通过教师在组织内部变革中充当更积极的角色,从而实现学校的发展目标。随着教育系统的日益开放,学校的发展改进不仅与学校内部资源的利用效率有关,也受到学校所处的外部社会环境的影响与制约。因此,我们依据戴明的TQM理论提出校本评估基于如下假设:学校发展受学校内部教育教学环境与外部教育环境的影响。学校需要通过对内外部教育环境与教育质量的综合评估,诊断学校需要改进的方面,确定未来的发展目标,然后在此基础上制定学校发展计划。因此,我们将学校发展综合评估与制定学校发展计划作为一块硬币的两面,即意味着制定SDP(School Development Plan)与学校发展综合评估的过程是不可分离的,是同时完成的。前面已经提到,校本评估被界定为协商式的、发展性的教育评估,从而使这种评估是一种温和性的、对学校具有较少威胁性的评估,从而增加学校对这种评估的接纳程度。目前国内学校的管理体系是条块分割的科层管理体系,教师缺乏参与学校政策制定等方面的管理机会,所以学校内部管理像一盘散沙。这种校本评估被确定为协商式的、发展性的评估,可以使教师参与到学校管理决策中来,同时也能增强他们对学校发展的责任,并且能够增强教师对组织目标的认同,从而提升实现组织目标的士气。我们可以用下图来表示校本评估与学校发展的关系。

图  校本评估与学校发展的关系

    由上图可以看出,校本评估是学校发展过程中的一个重要环节和必经阶段。学校发展需要建立学校发展管理团队,并且使学校利益的主要相关者在学校发展计划及实施程序上取得共识。然后通过收集学校发展综合评估目标所需要的基本数据信息,实施学校发展综合评估。在解释评估中的数据基础之上,形成学校发展概要,确定优先发展目标。制定为实现优先发展目标所需要完成的具体任务,安排与协调人员完成各项任务。最后对学校发展计划实施效果进行评估,接着又开始了新的一轮校本评估。

    四、校本评估的实施建议

    目前,国外校本评估的理论还处于发展阶段,国内关于校本评估的研究也刚刚开始,而且国内还没有任何校本评估的实践。国外主要是OECD的校本评估项目的14个成员国开展了校本评估的实践探索,但尚未形成统一的校本评估的模式。根据OECD校本评估项目参与国的评估实践经验,在实施校本评估时,需要注意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首先,校本评估要求有一支高度专业化的教师队伍,要求教师接受评估技巧方面的培训,要求教师意识到并对自己的专业能力有信心,拥有高度的士气,而高度的士气对于寻求他们对教育质量的持续改进和有信心取得教育中的其他顾客的支持是必须的。

    第二,校本评估意味着评估的焦点将直接指向教师个人的活动,这也许将会引起教师的焦虑。焦虑将会因为可能揭示教师之间潜在的冲突或判定教学不合格而引起。焦虑或害怕将会反过来导致他们对校本评估的抵制。因此,在校本评估中必须提倡分权、合作、开放的交流以及平等、友爱的原则。

    第三,校本评估的过程隐含着对“什么是质量”以及“评判指标”的讨论和抉择。然而,现阶段对什么是“好的质量”却意见纷纷(Harvey & Green,1993:OECD 1989)。这类情况增加了校本评估的难度。他们建议在评价质量时,尽可能地界定清楚每个评估者所使用的标准。

    第四,校本评估的实施会涉及到政治和伦理的问题(House,1980,1991)。伦理的含义包括基本价值、标准和按照既定的规则监督评估程序的选择。豪斯(House,1981)在他对伦理方法的评估中认为,在对价值和标准的选择上保持一个民主的和多元的视角是非常重要的,但他也强调了约翰·若尔(John Rawls,1971)的观点:公正是进行评估判断的一个重要前提。

    第五,这种评估不是学校自我评估的同义语,它应当是起到树起一面学校生活的镜子的作用。它必须包括由外部评价专家进行的外部评估。这种外部评估是为了改进学校和学校的发展,它能够提高学校构建能力,使学校认清自己的发展需要,依据学校可利用的资源(人力资源、物质资源、财力资源、关系资源等)制定自己的发展规划和行动计划,形成一种积极的、反思性的、合作性的学校评估文化。

    最后,校本评估的实现很可能取决于领导的方式。学校的领导者通常是校本评估的发起者,并且校本评估的进一步推进在很大程度上也依赖于领导者。校本评估为领导者提出了下列挑战:1.学校领导者需要将校本评估的过程融合到学校的日常工作中去。2.评估本身受到组织中人际关系的影响。3.校本评估在本质上是一项政治行动,评估将会涉及到权威、权力、解释和联合等诸多问题。4.校本评估对潜在的标准和组织中的自我形象提出了挑战,隐含着文化上的不可预见的改变,这些改变可能会给参与者带来痛苦。总之,学校领导者处理这些问题的方式将会对校本评估能否顺利有效开展起着决定性的影响。

《教育理论与实践》2004年第10期

来 源: